时遇

一枚写手。
相信明月落时有星替,相信烟云散时风自来,相信一切都有完美的落幕与归宿。

【原创bg】帝星少将,来战吧.第五章.拜访

第五章.拜访

  泽西走后婚礼很快就散了,最先离开的是各星来使,兰斯和温格混在高矮胖瘦不一的人群中一同离去,不出所料地没有被人认出或是拦下。


  两人先回到探索舰上,一打开舱门,切利就扑了上来,“姐,施诺瓦真的干出逼婚人泽西少将的事?”如果真的要算起来,泽西是他从小到大除了兰斯之外,最崇拜的人,用他的话说,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想成为泽西这样的。


  按照切利的心理,大概就是挂在天际闪耀的偶像被一个他讨厌的人给玷污了,膈应得慌。


  兰斯摇摇头,走到驾驶位的过程中斟酌了一下用词:“实际上这次的事件,纠结的点根本不是什么逼婚,而是嫁给阿克那的到底是我还是施诺瓦。”


  “简直是无妄之灾。”温格冷不丁补充。


  两句不明不白的话,让切利黑了脸:“你们的意思是......施诺瓦逼婚泽西少将,然后把这个阿克那老头子推给了姐?我就说施诺瓦不安好心!早知道这样,你们还是应该带上我的,看我不把她的真面目撕开给所有人瞧瞧!”从兰斯和温格的只言片语里,他只能推断到这种程度。


  兰斯似笑非笑地睨他一眼,揉了揉跟着走到身侧的切利的脑袋,“什么和什么啊,你这小子。这件事啊,你让温格和你说,反正我是无辜的,施诺瓦是无辜的,而那个莫名其妙被卷入‘逼婚’笑闻的泽西,自然也是无辜的......”


  她边说着,边开始启动点火。


  探索舰很快远程连接上了白冽智能,在兰斯和温格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白冽竟意外地捕捉到了几段非同寻常的加密频谱,兰斯一时之间没有再顾得上同切利说话,垂首专注于解密。


  温格这才多两句嘴:“倒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无辜的,至少,还有阿克那。当初两星球商议联姻的时候他就清楚自己要娶的是谁,而他纵容传言‘要嫁的是王储兰斯’继续传播,大抵是要满足自身的虚荣心以及星球的利益,即使日后有人知道他的新娘不是兰斯,他也可以推脱‘不清楚’。他大概没想到的是,竟然会有人在婚礼上把这事戳破。”


  揣摩人心这块,温格一向擅长。


  这也是他与切利说得最耐心且最长的一句话。


  “什么鬼首领,这也太过分了吧!!......”切利还想多说什么,却被兰斯给打断。


  “你们两个都坐回去,我们要出发了。”不知什么时候处理完手头急事的兰斯,已经准备升空提速。


  “去哪?”两人满脸疑惑。


  兰斯摸了摸左手小指上戴着的一枚细细的金色尾戒,轻道一声,“去找,传闻中差点被逼成为切利姐夫的那个泽西。”


  ……


  这次施诺瓦与阿克那的婚礼,实在有些失败,倘若细数柏里赫塔近百年最戏剧化最难堪的事,那么阿克那的第五次婚礼绝对能排得上前十。


  当然,即使列出一百件尴尬的事,也基本都和阿克那有关——他几乎是从一千多岁就已经走上统治地位了,经历了柏里赫塔从弱小走向强大,加入星际联邦、联邦分裂,脱离成为独立的强大的帝国行星等各个阶段。如果兰斯要在这种时候去找阿克那商讨一起合作的事情,那成功率绝对连一半都不到。


  况且现在还有很多来自各星球的来宾住在上将府周围的星旅里,人多眼杂。


  泽西的少将府离上将府不远,遥遥望去就能看到一个角。也许是因为之前柏里赫塔与别的星球或是机构经历了一场大战,等兰斯他们三个抵达目的地周围时,几人很机敏地发觉在这周围笼罩着由一股精神力凝结的感知屏障,用来增强戒备。


  兰斯把探索舰停到一个精神力盲区,然后与切利温格一起下了舰船,可他们刚踏上大地一步,就有一个身着蓝黑相间军服的少年,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们跟前:“几位,是来拜访泽西少将的?”


  这声音实在是年轻,他的脸也长得显小,看起来就和切利差不多大,但看他的肩章,竟已到了上尉的级别。兰斯想想他大概还是未成年的时候就已入了军营上了战场,而自家这个弟弟切利,到了现在还什么都不懂,胆子比沙小,偶然看到一只打扫卫生的机器狗都会吓去小半条命,满屋子尖叫乱窜,不由地生出她今生头一份儿名叫嫌弃的想法。


  瞧瞧人家,再瞧瞧......不说了。


  这位小军官的军服和泽西之前在婚礼场上穿的那套是相同的,而他又守在少将府边,估摸着应该是泽西的一个亲兵。


  兰斯开门见山,自报上家门:“是的,我们来自奥特诺斯,找泽西少将有点要事需要商量,不知道......”


  “请跟我来。”


  “如果你需要什么证明身......份。额,你是说跟你进去见泽西?”兰斯原本觉得,应该不是什么人来找泽西都能够见到他本人的,按照他在整个柯米亚星系群的人气,单单想要见他一面的花痴星际女性,都能够占领整个柏里赫塔都城了。


  那位小军官笑了,咧开八颗大白牙:“是的,请三位跟我走。”话毕,他又转过身去往前带路。


  虽是有所迟疑,兰斯脚下却没停,很是利索地跟了上去。


  落在后面的切利拖住温格,问道:“,老温格,你说......我姐干嘛要来拜访泽西,我确实很想见一见我偶像,但按照我姐的性格,不是以大局为重先去找阿克那吗?”


  “你认为,婚礼上发生了这么一桩事,再去找阿克那谈事情合适吗?托里斯中将古板刻薄,赫古少将专攻军备建设,所以只能去找泽西少将了。”温格说了一句,顿了顿,然后眼神示意切利看看走在前头的兰斯,“另外,你姐可能在婚礼上看上了这个泽西。”


【原创bg】帝星少将,来战吧.第四章.泽西

第四章.泽西

  当是时,众宾客的视线都集中在场中的伊劳身上。


  伊劳神情不见畏惧,不急不缓地回答:“尊敬的各位大人,还有各位来宾,请原谅我接下去的不敬。”


  “众所周知,我菲塞费蒂星与奥特诺斯星,日常均有贸易来往,我也经常前往奥特诺斯,因此,我对于奥特诺斯弗萨帝的几个子嗣也颇有了解。弗萨帝一共有十一个子嗣,其中三女八男。王储兰斯,是弗萨帝的第七子,也是弗萨帝最为喜爱的一个女儿,这其中的原因,相信大家都知道,是兰斯的血统纯正。那一头纯净的银白色头发,是其余的十子无法比的。此外,我与兰斯打过几次交道,知道她长得,并不像是阿克那上将今日娶的这位妻子......”


  随着他的话,众人的目光又转而投向高阶之上的施诺瓦。


  这个女人,今天着了一身蓝色裙装,领口和袖口皆有柏里赫塔繁复的星形纹饰,腰间收紧,勾勒出一段诱人的曲线,单看身段,倒是够品;不过她的脸被一条蓝色纱巾盖住,看不真切,而垂及腰际的长发......


  发色确乎不纯!


  奥特诺斯星的首领是帝王世袭制传承的,只有血脉最为纯正的子嗣才能够接替首领的位置,而鉴别血脉的最好方式,就是观其发色——只有最正统的血脉,头发才会是纯净的银白,若非如此,则会掺杂一点晶蓝色。


  星际常见发色,为黑、红、黄、蓝、紫五色,目前档案记录在册的银白色头发种族,只有奥特诺斯人。


  台下一片哗然。


  阿克那红黑的脸显得更黑了,而他身侧的施诺瓦,则是微微颤着身体,一双手轻挽着阿克那结实的手臂,似是要寻求依靠。


  “安静,”阿克那终是出声喝止,接着朝着一人道,“泽西少将,这件事,你怎么看?”一句话,就已肯定了伊劳说的,他身边的这位新娘,并不是奥特诺斯的王储兰斯。


  周遭陷入一片寂静,过了许久,才有一道声音响起:“我在外多个月,刚回到柏里赫塔,而一回来就被上将你拉来了婚礼,发生了什么事,我都还云里雾里的。”


  “也是,我都忘了泽西你刚回来,”阿克那向那人摆摆手,然后冲他侧身的另一个男人问道,“那赫古少将觉得该怎么处理?”


  “阿克那上将......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一点儿都不知道!”


  ......


  兰斯带着温格刚寻了个地方坐下,就听到阿克那唤台下的一人叫做泽西少将。


  她抬眸望去时,恰巧对方稍稍偏过头来,开口回答。


  这个泽西少将,身着一身蓝黑色军服,墨蓝色的头发打理得很短,把额头和耳朵给完完全全露了出来。从她的这个角度望去,看不到对方的正脸,更看不到他的表情,可仅仅是侧脸,就让人觉得......相当不错!看他站得笔直,端的应该是一副严肃正经的模样,说的话以及说话的语气却和他的形象不太相符。


  似是与老友的玩笑话,或是私底下喃喃的抱怨。


  也许是因为那个叫赫古的话逗乐了他,泽西扭过头,抿起嘴憋笑,可实在忍不住,还是偷偷上扬了嘴角。


  他......


  “兰斯......你可是看上那个泽西了?”坐在一旁的温格瞧瞧泽西又瞄瞄兰斯,碰了碰她的胳膊,难得地揶揄道。


  看上?


  兰斯表情凝滞,若有所思,旋即郑重其事地颔首:“是,我看上他了。”


  不仅仅他的长相令兰斯心痒痒,而且他似是昨日巡洋舰上的那个幸存者。


  在泽西转过头时,那双深蓝色的眼一闪而逝,掠过兰斯,稍稍停顿了一瞬,然后立刻移了开去。兰斯微愣片刻,有些迟疑地让光脑调出刚才看到的画面,一遍一遍地反复看。


  短发、额头、眉尖、双眸、鼻梁、嘴角......就是这双眼、这个男人,是她之前随手下放探索舰救了的那个柏里赫塔人。


  温格似是受到了惊吓,“你说真的?”


  “什么真不真的,你觉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是假的那就是假的呗。”兰斯眸光闪了闪,勾起唇,笑着拍开温格的手。她不太在意他会怎么想,不过按照他惯有的思维模式,大抵会以为她是认真的。


  现场气氛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回温,不像之前那般僵冷。


  阿克那连呼几口气,最后沉沉开口:“实际上,奥特诺斯星的弗萨与我在数周前商讨之时,婚礼人选就已经定下了,即是今天我身边站着的这位新娘。关于外界所传要嫁给我的是奥特诺斯王储兰斯,完全是虚假之谈。况且兰斯既定为下一任帝位继任者,怎么会如此轻易与他人联姻。至于这位来自菲塞费蒂星的使者,你能直言指出问题,这非常好,可是以后做事不要那么冲动,也要考虑一下,后果。各位来使既然参加了我阿克那的婚礼,就勿听信谣言,好好参加婚礼,好好享受接下来我让副手为各位安排准备的观光和吃住。”


  后面的那两句话,阿克那施加了几分威压,硬是把已经和缓下来的气氛又推上了一个尴尬的点。


  这时,泽西有些清冽的声音再次响起:“阿克那上将,既然这都是一场误会,誓词也都宣读完毕,那我,就先回去了?”


  阿克那心绪烦杂,他又知道泽西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挥了挥手就让他先走一步。而兰斯却敏锐地捕捉察觉到,在泽西转过身之时,他的眉眼敛起了温和,脸色在瞬间有些苍白地塌陷,在他行走时,左肩比右肩低了稍许,刚走两步,还用右手碰了碰他的左臂。


  他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神朗英挺。


  自然地,一步一步迈出上将府。


【原创bg】帝星少将,来战吧.第三章.传言

第三章.传言

  真是笑话!


  施诺瓦就算再怎么倾慕泽西少将,但怎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搞出什么逼婚的浑事?她之前答应父亲的话都是随口说的吗?惹怒柏里赫塔,她难道会有什么好下场?


  兰斯差点要被气笑了,一口气憋在胸口,难受得很。她歪着头捏了捏有些酸痛的脖颈,面色有些不大好看。


  “施诺瓦这是疯了吧?她一人不好过,想让我们都不好过吗?”切利猛地连翻了几个白眼,抬起手把自己那头银白中略带了点蓝的发揉得杂乱,“姐,我们这下怎么办?”


  “你说得没错,施诺瓦疯了。”兰斯轻轻呵了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看看,她是怎么逼婚的。”


  ......


  几人没有改换方向,依旧朝着上将府行进,只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兰斯给舰艇开启了拟态隐形。把探索舰降落在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后,兰斯怕切利在婚礼上控制不住,做出些冲动的事,拒绝了他想要同行的要求,便仅带了温格继续一同前往。


  上将府很大,呈螺旋环绕包裹型,出入口有各星球受邀宾客来往,通过一台扫描仪器检查准入资格。府正前有一块空地,此时已挤满了各色各样的人,大多是柏里赫塔的原住民,也有一些长得稀奇古怪的外星生物,共同围着看一个公屏投放。


  屏幕上正在播放上将府婚礼时,司仪唱诵的誓词片段。


  “在这茫茫星辰古路,万千人海之中,两人的相遇皆是缘分......”


  什么缘分?......兰斯差点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瘸了。


  “二位新人今日约定携手共进......”


  什么新人,单单一个施诺瓦倒是挺新的,但阿克那可是已有五万多岁的高龄了,前头还有四任老婆,也不知道底下有多少子孙后代。


  “往后的日子不再星云沉浮、虫洞变换,这是全新的璀璨征途,是跨过不朽光年的命运。在这伟大而又神圣的柏里赫塔,二位新人星辉为盟,共争星际荣光......”


  之后的,就被一个突入的男子给打断了。婚礼誓词截止至此,公屏投放又开始重新循环:“在这茫茫......”


  不过,即使是这般匆匆一瞥,也足够兰斯认出那个在屏幕上闪现的男人了。


  温格的脸此刻更是木讷,盯着那块屏幕一动不动:“那个,似乎是伊劳?”他和伊劳不熟,仅仅是通过兰斯才有几面之缘。印象中的伊劳,有一头紫发,着一身紫衣,说话做事都得得体体,不像是会闯婚礼的人。


  “走,进去看看。”兰斯长舒一口气,提步就走。


  “等等,”温格迟她一步,在后头拉住她的小手臂,“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进去,那台扫描的仪器,都不知道装了什么机制。”


  兰斯略抬了抬下巴,示意温格朝另一侧看,“我们不从入口进,你看那边。”可温格还没找到她指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就被兰斯一把拉过,拖着往她指的方向去了......


  两人从侧面的一个窗口跃入,落地的点恰巧在柱子后的隐蔽处,从他们的方向看去,能看到场地中大部分的景象。而此刻,伊劳正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站起来,整了整衣服后,继续道:“尊敬的阿克那上将,托里斯中将、中将夫人,还有泽西、赫古两位少将,我以我的荣耀为誓,之前的所有话,都非虚假。”


  台阶之上,一位身着崭新红黑军装的中年男子似是有些愠怒,但没有即刻发作,而是极力平复自己的心绪,“这位使者,你污蔑我身边的这位不是奥特诺斯的王储兰斯,到底有何目的。”他的声音似是透过厚厚的红棕色胡子,而显得更加威严,一双凛目紧紧盯着台下那人,让一众宾客忍不住噤声,四周一片寂静,依稀可听到外边还有些嘈杂的庆贺欢呼声。


  这事态走向......似乎和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民众说施诺瓦逼婚泽西,但看现在场中的情况,那大腹便便站在当中的男人总不会是泽西吧......不是说泽西是整个星系群的星际女性梦中幻想的对象吗?


  兰斯松开温格,往前挪动了几步,随手寻了个看戏的问。


  “你好,我想问一......”那人转过来,脑袋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颅脑内运转的情况。


  兰斯将要说出口的话,给噎了回去。


  “什么?”对方见她欲言又止,盯了他半天却说不出来,于是开口。他说的不是星际共通语,但兰斯通过光脑转化还是能够理解其意思的。


  “那个,没事没事,”她知道这大概是个科萨星人,和他们奥特诺斯人长得略有差别,看起来有些怪异,但智力却完全不可小觑,她迅速调整了表情,然后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好,我想问一下,场外有人说,今天婚礼的这位新娘......逼婚泽西少将,但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逼婚了?”


  那人很快回道:“逼婚?并没有逼婚。而是之前有传言说,这次应该是奥特诺斯的王储兰斯和柏里赫塔的首领阿克那上将的婚礼,却没想到今天婚礼的新娘被换了。这不,前头的这位使者当中戳穿了这事,婚礼才暂停了。”


  兰斯:......她和阿克那的婚礼?她怎么不知道?


  这时,温格通过光脑给她传递了一条简讯。


  “兰斯,你要嫁给阿克那的这件事,肯定是假的,可能是商讨联姻的时候信息泄露出现了差错,或是有人有意为之;而看此刻的情况,施诺瓦逼婚泽西的传言,估计也是假的,大概是因为外头的柏里赫塔居民看到那引人深思的公屏投放而自发引起的猜想,而骚乱是因前一条假传言而起。”


【原创bg】帝星少将,来战吧.第二章.逼婚

第二章.逼婚

  那是个好看的男人。


  这是兰斯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只是一眼,她就确定那个男人的样貌,或者说是脑袋,每一分每一寸都恰如其分地长到了她的心坎坎上;他的下半身总不可能会是什么奇怪触手之类的。


  不过,那个男人没有看她,而是在看白冽。


  有点可惜。


  可她心里想着“可惜”,操纵着战舰离开这片混乱地区的动作却干净利落,而且还因为方才耽搁了点时间,更是加快了速度。


  ......


  新主星历3799年762日上午十时。


  白冽靠近柏里赫塔星的方位,离都城有些远,目之所及,是一片不知名的荒原。在轨道停泊后,兰斯温格还有切利三人换乘了另一辆小型探索舰,继续往都城靠近。


  黄沙混着狂风拍打着白冽的舰体。


  往上看去,和他们奥特诺斯球体表面包裹着厚重的大气不同,柏里赫塔的天幕通透,挂满了闪烁的星辰。


  “姐,你说弗萨要把施诺瓦嫁给阿克那,这是有多大仇多大怨呢?”切利向着窗外东张西望,大抵是因为第一次出远门,来的还是柏里赫塔星,显得异常兴奋,“听说柏里赫塔的这个首领阿克那,年纪已经有五万多岁了,施诺瓦才七百多岁......她也不嫌对方的肉老啊......”说着,还朝某个隐晦的方向啐了一口。


  坐上探索舰后,兰斯就接手了所有的行驶操作,闻言,她头也不回,但声音却带着一丝警告:“慕德切利,我和你说了好多次了。你从小跟着我,和施诺瓦的关系不好,但她毕竟是你的亲姐姐,你说话的态度就不能好一点?”


  “算哪门子的亲姐姐......要说姐姐,你不也是我姐。”


  温格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多插一两句话进来:“按照血缘,首领弗萨都是你们的父亲,但施诺瓦才是和你由同一个母亲生的,而兰斯的母亲......”


  “别说了,”切利从后头冲过来,路过温格,还朝他踢了一脚,不过没有踢中,“我不管!反正,现在她落到要嫁给阿克那的境地,都是自找的!”


  如果真要算起来,施诺瓦这次嫁给柏里赫塔的首领阿克那,应该是她自愿的。


  数周前,兰斯就在她父亲弗萨帝的书房里,听他状似没有她这个人存在一般地与人讨论几个子女的婚事。与柏里赫塔合作一起去探索新资源的事迫在眉睫,为了表示诚意,弗萨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很快就敲定了他的第十子,也就是最小的女儿施诺瓦的婚事,把她打包嫁去柏里赫塔,给阿克那做第五任妻子。


  五万多岁的年纪,说是第一次娶妻,谁都不信吧?


  施诺瓦的母亲是弗萨的第五任妻子,而施诺瓦又将要成阿克那的第五任妻子......也真的是巧。


  而不知道施诺瓦是眼睛坏了还是光脑坏了,竟然同意了这场婚事,在一周前,坐上柏里赫塔派来的旅舰,头也不回地走了。


  “即使她是自愿的,但这......”到底对她是件坏事吧。兰斯拧眉,有些不想在切利的面前多说......她可在未成年前就听说,施诺瓦满心倾慕的都是柏里赫塔的中校、现在的帝星少将,泽西......虽然阿克那的外貌看起来只是中年,实力强悍,到了现在都有不少星际女性想要嫁于他,但他终究已经五万多岁了,在今年秋日,他过了自己的51781岁生辰,比之施诺瓦几百岁的年纪,阿克那都可以当她祖宗的祖宗的祖宗......可那个泽西少将呢,年纪轻轻就一身战功,就算她没亲眼见过却也听说他外表出色,身姿俊朗眉眼清疏,实在是更为理想的星际伴侣。


  “姐,你别说了。你是奥特诺斯的王储,哪里会像施诺瓦这样,你以后给我找的姐夫,一定要是整个柯米亚星系群最棒的,”切利朝温格瞟了一眼,意有所指,“像老温格这样的,就绝对不行!”


  温格:关他什么事?......


  此时,白冽突然出声:“兰斯,你现在的方向是朝着柏里赫塔的首领上将府去的吗?”


  按照路线扫描探测,兰斯的目的地锁定在上将府。


  他们现在已经离开了那片荒原,周围逐渐有了生命活动的痕迹,远方的一些高耸建筑也依稀可辨。


  白冽继续把搜集到的信息客观地陈述出来:“施诺瓦与阿克那的婚礼提前,今日即是婚礼,此刻柏里赫塔有不少宾客往来。”


  兰斯一怔,顺手便按下了紧急制动的按钮。


  这次他们来寻求合作,是暗中进行的。


  原因无他,只是奥特诺斯作为一颗出产星矿的特殊资源星,虽然地位在众星球中颇高,但实力就比较尴尬。近几个月,星矿出产量越来越少,连同质量也大不如前,兰斯这才知道奥特诺斯的矿产资源,不出几年就会完全耗尽,弗萨这才让他们几个前来找一向交好的柏里赫塔合作。


  婚礼上,宾客盈门人多眼杂,他们再由身为王储的兰斯前去恭贺,难免会有有心人会对奥特诺斯这一系列的行动起猜忌。


  一颗特殊资源星,为何会与帝国行星交往如此密切?


  若是知晓了他们的目的,因此放弃他们奥特诺斯甚至前来打压,后果怕不是他们几个能够承受的。


  舱内有几秒的沉寂,然后白冽空灵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兰斯,据我收集到的前方消息,方才在上将府,可能发生了一起逼婚事件。”


  无声蔓延……


  先开口的是切利,可能还伴随着咬牙切齿的声音:“你说什么?谁逼婚?逼婚谁?”


  兰斯的眉头不受控地跳了跳。


  只听白冽又道:“据外围民众传言,是施诺瓦逼婚泽西少将。”

【原创bg】帝星少将,来战吧.第一章

第一章.柏里赫塔

  切利的整张小脸都贴在舱窗上,连同鼻子都被压得有些变形,外头时亮时暗的光投过来,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玻璃:“老温格,你知道从奥特诺斯去柏里赫塔,需要多久吗?”


  他好无聊啊。


  “这得知道星舰的类别型号和驾驶者。”温格手上拖着台光显仪,一边细看上面的内容,一边面无表情地回答了某个小鬼的问题。


  “我说你老温格,这不废话吗,这次我姐开着白冽带我们去柏里赫塔,你就说需要多久吧。”


  “三十二光年,两颗星相距不远,如果是兰斯,大概只需要行驶八小时,如果是你,估计要翻倍。”温格抬头,对着侧前方那个憋笑的女人打了个响指,“兰斯,柏里赫塔最近人员交流频繁,情况复杂,到时候你把白冽停靠在行星轨道上就行,然后我们再另行换乘小型探索舰进入柏里赫塔星。”


  兰斯点了点头,手上动作不停,“可以......慕德切利,别看了,回到你的位置上,我要提速了。”


  她的话落时,有强光倏地打过来,照得整个舱体内透白。


  白冽是兰斯的专属座驾,一艘轻敏型战列舰。相比较一般战列舰,白冽的吨位更小、速度更快,体型也较小,但是它仍装备了大口径光子炮和重型装甲,具有目前整个柯米亚星系群最为顶尖的设备体系。


  光亮,持续了许久。白冽的外部本就是银白色涂漆,在这时候,它几乎完全隐匿在了一片绚烂中。


  不过,舰船的飞行依旧十分平稳。


  趴在窗边的切利忍不住眯了眯眼,瞳孔骤缩。他忍不住颤着那把还在变声期的细嫩中略带一丝沙哑的嗓音问道:“姐......姐,下边有方阵在战斗?”他的年纪还小,比兰斯要差上三百多岁,而且一直都生活在奥特诺斯星上,没有去别的星球看过,从来没见过大场面,这次跟着兰斯一起去柏里赫塔,算是他的第一次远行,自然是没见过这样的架势。


  远远瞧去,有一艘重型战列舰已经从三分之一处折断散落,舰体在燃烧、剥落,紧接着引起数次连环爆炸;而那些遍布整个空间的数不清的护卫舰、驱逐舰,也几近毁灭殆尽,破碎的零件纷飞。


  “姐,你......你怎么往这边开?”如果被误伤,那不是倒霉到家了......


  “早发现了,”兰斯倒是一脸平静,“绕过这里,要走的路就要多许多,反正他们已经打完了。”


  切利若有所思,因为他姐的话,胆子也大了起来。他盯着下方的时局猛瞧,嘴里还不停瞎嘀咕,可当他远远地望见在一片废墟中有一艘巡洋舰还完好无损时,不由地噤声,然后大声嚷道:“老温格!姐!温格温格温格!姐!姐,你不是说打完了吗,下面还有一艘巡洋舰,一点儿事都没,顶多就是侧翼被炮擦到了一点......它在移动,它还在运转......它转过来了,姐?”


  他慌了......


  他可从来没经历过什么狗屁战争。


  兰斯也似是意外地怔了怔。她在一小时前从探测器上发现坎锐亚星上空爆发了一场大规模战争,但当时战况已经接近尾声,双方剩余兵力相当,她估摸着等到他们到达这块区域时,这场麻烦应该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还有完整的巡洋舰幸存。


  “白冽,调出那艘巡洋舰的近况。”兰斯挑了一下眉,声音有些冷。


  很快,画面传输到控制面板上。


  就像切利说的,那艘巡洋舰通体黑灰的舰体上,只有侧翼轻微受损,其余地方连点磕碰都没。不过对方明明发现了白冽的存在,并且向他们调转了方向,行动却很缓慢,光子炮炮口有亮光集聚,但最后光子却又溃散开去。


  兰斯轻哼一声,放下心来——这艘巡洋舰的能量已经耗尽,连支撑舰体继续飞行的燃料也没了。


  不过,它侧身上的星形标志,似乎是柏里赫塔星的军徽。


  “白冽,这是柏里赫塔的舰队?”兰斯原本想径直离开,但她看到了对方且对方也注意到了她,那么这事就不能当做没发生过。


  “是的,这是柏里赫塔的Inw-270型巡洋舰。”机械的温柔女声响起,肯定的回答让舱内的三人反应不同。


  温格一看兰斯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兰斯,你要知道,就算我们没救他们,责任也不会落到我们头上,我们目前的任务只是要去柏里赫塔寻求合作。”


  切利一脸懵:“柏里赫塔的舰队怎么了,什么救不救的?”


  而兰斯却十分果断,直接下达命令:“温格你别说了,白冽,把左翼的探索舰放下去给他们。”


  巡洋舰没有了支撑它运行的能量,就只能坐以待毙,这四周有许多破损的零件碎片,很容易引起战舰的毁坏和爆炸,一旦他们支撑不到援军的到来,那么这一巡洋舰里的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他们奥特诺斯既然要去找柏里赫塔合作,那么她就不允许有任何威胁阻止此次合作的可能存在。


  温格欲言又止,但仍是没说什么。


  偷偷凑到兰斯身边的切利见状,更是不敢多问,安生地回了自己的位置,甚至还绑紧了安全带。


  ......


  白冽的左翼舱口打开,一艘无人探索舰被下放。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探索舰缓慢接近了那艘巡洋舰,双方静静对立相持了一会儿,然后小型舰艇被巡洋舰打开舱口纳入。


  这头的兰斯舒了口气,打算继续按照原路前进。当白冽经过那艘巡洋舰上方之时,她瞥了一眼已经被她移到一旁的控制面板上巡洋舰的画面。


  一张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的脸庞上,有双深蓝色的眸,透过窗,正直直地望过来。